欢迎光临湖南省药学会网站!

返回主页|在线投稿|会员管理

首页 > 辅助栏目 > 热点资讯

湘雅医院柯铭清教授:药师经历的治病传奇

信息来源:湘雅医院  作者:柯铭清 整理者:王加力  时间:2017-08-22 浏览: 次 字体大小:   

  行医一生,令我感动的事情很多,最让我感动的,还是我们湘雅人严谨认真的医德精神。

  柯铭清教授(左一)和其他医务人员当年进行科研

观察入微救了中学教师一命

  1967年,全国上下都在轰轰烈烈地进行文化大革命。这年夏天,我院转进一位危重病人,他是长沙第八中学的政治教师,服药自杀。他在长沙市立第二医院抢救了七天,仍然昏迷不醒,在我院神经内科医治了三天也未见好转。这种情况很少见,医院组织联合会诊,我作为药师也参与会诊。会上主治医师介绍病情,大家激烈讨论治疗方案。虽然讨论热烈,但因为没搞清楚病人到底服用什么药自杀,没有达成一致意见,只能继续维持治疗。

  第二天上午,我仍放心不下这位昏迷不醒的自杀病人,心里琢磨着,政治老师一般有坚定的意志,怎会轻易轻生呢?我决定下班后去病房看看情况。进入病房,我看见他嘴角挂有一颗白色“饭”粒,我以为有人喂他吃过饭了,心中甚是喜悦。不料护士却说,今天一早病人曾呕吐过,奇怪的白色“饭粒”可能是病人反胃出来的药。我急忙走近一看,这哪里是饭粒,明明是药物的碎片,我急忙拿好“饭粒”残片,跑回分析室化验。结果发现白色“饭粒”与神经系统药物氟非拉嗪化学反应完全相同,我确定病人就是服用了这种药物中毒的。我及时将情况报告给医院与经治医生,对病人采取对症治疗,几个小时后,病人果然有了好转。

  第三天上班,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护士咨询病人情况,护士兴奋地说:“醒过来了,醒过来了!”我心里紧绷了几天的弦终于可以放松了。作为医生,在与死神的搏斗中,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“醒过来了”。这一句“醒过来了”,宣示着病人重获新生的喜悦,也能一并让我们忘掉抢救过程中的疲惫。这里我应该感谢那位护士,正是受到她的启发,我才从嘴角边“饭粒”的视角,转移考虑到白色的药物,从而找到药物中毒解救的关键方法。

虚心求教研究干冰摘除法

  70年代,国家提倡技术革新,各医院开创了许多治病新方法。眼科的王成业医生也想借鉴外国经验,创造一种白内障干冰冷冻快速摘除法,他向我讲解手术原理,希望我能够配合他制造二氧化碳干冰。

  由于我对干冰制造并不了解,便通过查阅相关资料,掌握了基本原理。在了解并记住干冰的温度低于零下75℃,皮肤触及容易冻伤;应在通风环境下操作,防止人二氧化碳窒息;装干冰容器必须留有通气孔,防止遇热发生爆炸等注意事项后,我就满怀信心到湖南制药厂借来二氧化碳钢瓶,按照要求将钢瓶直立移到室外,一丝不苟地戴上厚厚的棉手套,慢慢地松开气门。但意外还是发生了,“啪”的一声巨响,只感觉头上冰凉,眼冒金星,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被炸伤了。我急忙用手摸了摸脑袋,只是感到湿湿的、凉凉的。几秒过后,眼睛可以睁开了,看到手上没有一点血渍,这下我那紧绷着的心弦才松了下来。定睛一看,这才发现是钢瓶上的气压表爆炸了,但是没有炸到自己,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  按照程序操作怎么还会出现问题呢?带着疑问,我去请教湖南制药厂的师傅。他告诉我说,钢瓶应平卧再开启阀门,直立钢瓶开启阀门容易造成干冰堵塞气压表,导致气压表急速冷却而爆炸。原来如此,一项看似难度不大的工作,却往往因为忽略了细节,最终导致失败。

  第三天,我买来气压表,将它安装在二氧化碳钢瓶上,最后顺利地制造出白花花的干冰。我将干冰装进无菌白内障摘除器里,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王医生的手里,他很高兴地要我留下来观察手术过程。大概不到30分钟,一片白内障晶体完完整整地被摘出来了。术后,王医生立即检查手术效果,用手指分别比划“1、2、3、4、5”让病人辩认,结果全部答对。这时,手术台边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为新手术方法取得成功而高兴,更为患者的眼睛失而复明而高兴。我前天的眼冒金光,换来今天病人的重见光明,值得。

  如今白内障干冰冷冻摘除法手术已在国内普遍开花,而且手术更进一步完善。白内障干冰冷冻摘除+晶体新法让成千成万病人走上光明之路。

  柯铭清教授(右一)与49年前株洲氯化钡油条中毒事件的4位患者合影

以身试药彰显医德品质

  药师的很多工作是配合医生,因此对医生的一些工作,别人可能不了解,我们却很清楚。至今,我依然记得伍汉文医生以身试药的感人故事。

  故事发生在湖南水口山铅锌矿工人中毒事件后。医院在接到上级紧急救援指示后,安排内科医生伍汉文带队前去抢救中毒工人。当时国内没有任何关于铅中毒的解药,伍医生接到任务后,匆忙查阅资料,试图自己搞清楚解毒原理,自行配制解药。他在翻阅大量文献资料后终于发现一种英国药品可以缓解铅中毒,这种药品叫EDTA-Na,但国内没有成药。作为药师我知道这种药可以自行配制,在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,我按照静脉注射制剂的要求,经过多次实验后,终于配制出了这种药。

  解药配制出来了,可是没有进行实验,是不敢随便给病人注射的。当时情况紧急,伍医生拿起药剂便匆匆赶往矿区,临走还告诉我,不要担心,实验的事情交给他来处理。不久,他的好消息传来了:“柯药师,没有问题,制药非常成功,大部分中毒工人已经得到缓解。”压在心头的石头总算落地了,但是心里的疑问还没有解决。我问他:“没有进行动物实验的药品怎么随便给病人注射呢?”伍医生只是摇摇头,笑而不语。后来,我从护士口中得知,他是在自己身上进行实验的。听到这里,我百感交集,既感动,又自责。我感动的是,一位医生在病人危机的情况下,为了确保病人安全用药,不惜冒风险亲身试药!我自责的是,一个药师对自己做的药都不敢负责,却让医生拿去在他自己的身上做解毒药试验。

  由于解药配制及时,投入使用迅速,病人解毒效果非常理想,注射两个小时,病人腹痛等不良症状全部得到缓解,十几个铅中毒病人不久就陆续出院。也许这些中毒的工人们至今还不知道,在帮助他们解毒期间,湘雅医院的医生付出了怎样的努力,怎样冒着生命危险以身试药的呢。

  这一个个小故事,闪耀着湘雅人舍己救人的精神,书写着湘雅人的“诚爱”精神和崇高的职业素养,这就是湘雅医院代代相传的优良传统和高尚医德。

编辑:湖南省药学会管理员

分享到:

学会介绍| 下载专区| 联系我们| 网站申明| 后台管理

主办单位:湖南省药学会 网站联系地址: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药学部 电话:0731-89753423
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471号 技术支持:湖南浩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